学校办暑托班,夯实教育“主阵地”夯实教育“主阵地”-政策直击

利来w66

2021-07-07

[摘要]一则看似普通的教育新闻,朋友圈里却反应强烈。   一则看似普通的教育新闻,朋友圈里却反应强烈。   7月2日,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发布消息,北京市各区教委将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,以帮助家庭确有需要的学生过好暑期生活。 托管服务内容主要包括提供学习场所,开放图书馆、阅览室,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。

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。

适当收取费用,对家庭困难学生免收托管服务费用。   家庭结构的变迁,年轻父母工作职业状态的变化,给寒暑假谁来陪孩子带来了很多烦恼。 过去我们常看到的状况是,假期成为了孩子的“第三学期”,校外培训成为家长的无奈选择,一到假期,孩子就成为家长的“碎钞机”。 有人调侃“有娃家庭离破产只差一个暑假”,虽然有些夸张,但暑假校外培训极大增加了家长的经济负担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培训机构赚得盆满钵满,家长却是怨声载道,孩子也没有得到休息和调整,奔波在不同的培训机构之间,疲惫不堪。   由学校组织假期托管服务,能够为很多家长解决这一难题。

这是实实在在的“办实事”,申言之,这以实际的举措为绝大部分孩子提供平等且有益的受教育机会,不仅能减轻家庭经济负担,也有助于教育公平。

而由学校承担学生的主体教育责任,夯实学校的学生成长主阵地地位,也是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应有之义。   由学校举办假期托管服务,可以让孩子利用校园内的学习场所、图书馆、运动场地等度过暑假,过一个丰富的暑假生活。

它不仅解决了暑假去哪儿的问题,还有助于打破培训机构对学生、家长乃至于学校的“绑架”。

很多培训机构在假期对学生进行学科培训,大搞超前超纲培训绑架了学校教育秩序。

学校的托管服务,无疑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:一手管住校外培训机构超前、超纲培训,一手托起假期托管服务,有助于化解基础教育生态“内卷”问题。   当然,政策出台之后,有人也心存疑虑,比如,教师担心这意味着取消寒暑假,家长担心会不会强迫等。 其实,很多地方已经在进行了实践探索。 比如,上海从2014年就开始,举办小学生爱心暑托班,除2020年受疫情原因停办之外,累计共开办了暑托班2382个,服务小学生超18万人次,2016年至2019年实事项目满意度测评中,爱心暑托班排名稳居前三。

上海之外,武汉和桂林等地也将举办学生暑假托管班。

  对教师来说,办托管与取消寒暑假之间并不能画等号。 对于广大家长来说,是否选择托管服务是自愿的,而且费用完全在市民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。 说白了,这是政府发的一个教育大红包。

  假期托管班是一件好事、实事,也理应成为各地基本公共教育服务的一部分。

各地应主动承担扩充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内容的职责,并不断探索提高假期托管服务质量,降低家庭教育成本,促进教育公平,化解教育焦虑,减轻学生负担。